杨建锋保险网

平安人寿
保险岛钻石顾问

扫一扫二维码
查看微站

首页>保险资讯>新中国第一代保险人亲述:那个年代“干保险”真的拼

新中国第一代保险人亲述:那个年代“干保险”真的拼

2019-12-16 13:26:24 分类:保险知识    

  那是一段值得铭记的,激情燃烧的岁月。

  坐在记者面前的沈建中,今年已经89岁高寿了。沈老是保险业的“活字典”,他的记忆力让我们这些年轻人都感到惊讶,他对中国保险业一些事件的记忆都能精确到日。晨起追粪工,午间下农田,走上街头扯着嗓子宣传保险……那段“干保险”的日子,历历在目。

  从1953年作为国内首批保险专业高材生之一,被分配至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上海市分公司,到上世纪80年代初,出任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复业后的第一批“国内财产保险部经理”,再到退休后仍关切保险业的实时动态,可以说,中国保险行业的发展是沈老魂牵梦萦一生的情愫。

  抚今追昔,思绪万千。沈老的经历正是中国保险业的一个时代缩影。从1949年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与新中国一道诞生开始算起,中国保险业一路走过了70年的风雨兼程,其中既经历过停业近20年之落,更有改革开放后腾飞之起。

  首批保险高材生

  沈老是国内首批保险专业高材生之一。1953年学成后,沈老到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上海市分公司任职。

1953年,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团体火险分户凭证

  上世纪60年代,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国内保险业务一停就是近20年。

  直到1980年,国内保险业开始得以恢复。谈起当年的复业,沈老十分激动。

  当时,他已经在人民银行工作多年,娶妻生子,生活稳定。所以当收到归队召唤时,他不是没有犹豫过。但命运有时候真的很奇妙,他正好看到了当年一期《半月谈》杂志上的一篇文章,彻底打消了他的顾虑。

  当时那篇文章讲了这样一个故事:在成都市的郊县,有一个退伍的军人叫卢德金(音),他买了一辆运输车,做起了小商品、农产品(行情000061,诊股)运输的贩卖生意,专门把郊县的农副产品运输到城里去卖。为了防止货车出现意外产生经济损失,他和农民们商量,集体拿出1200元作为风险抵御资金,只能用于车辆维修、赔偿。

  “我一看,这不就是保险嘛!”沈老从这篇文章里,看到了改革开放初期,保险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和迫切性。

  1984年8月,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上海市分公司迁址:由中山东一路23号迁至宛平南路590弄1号楼2-6楼

  初心笃志事竟成,他很快回归到保险业。1985年起,他担任起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上海市分公司业务科经理。

  晨起追粪工、午间下农田

  沈老仍清晰地记得,上世纪80年代初,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上海市分公司刚刚恢复办理保险业务时,他和同事“晨起追粪工、午间下农田,走上街头扯着嗓子宣传保险”的那段往事。

  那个时候,由于保险业务停办了近20年,市场上对保险不是很了解。竟然有人拿着一个保险箱,跑到我们公司来问:这是修保险箱的地方吗?说起这段趣闻,沈老感慨万千:“这说明当时社会对保险的认知还是比较模糊的。”

  可想而知,那段“干保险”的日子是有多艰难。“和现在的保险市场环境相比,那时候的困难,你们年轻人是很难想象的。”沈老打开了话匣子。

  他向记者讲述了那段向肥料船推广保险的往事。“肥料船的职工天蒙蒙亮就要起来收集上海市的大粪,发生的事故比较多,收入也比较低。去向他们宣传保险呢,可能人家还有需要。所以,我们也在天还没亮时,就跑到他们那里去了。”

  棉纱厂女工、黄浦江上的渔民、收粪工人、菜场卖菜的……这些辛苦劳作,同时又急需风险保障的体力劳动者,成了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复业后的首批投保发展对象。

  为了发动他们投保,沈老和同事们常去工地现场大力宣传,让这些工作强度大、易发生人身安全事故的劳动者了解保险的意义。为了提高农民的保险意识,保险业务员常常出没田间地头宣传保险的重要性。沈老清楚地记得,那时候去一趟周边郊区,早上不到六点就要去公交车站排队买票。

  “随着农村经济的不断发展,我们适应经济变化设计出很多险种,使保险业务很快融入农村家庭生活中。在发生灾害事故、经济财产案件的情况下,保险成为农村经济的后盾。”沈老的自豪感溢于言表。

  一张张珍贵的老照片,带我们重温当年第一代保险人的矢志耕耘,感受昔日保险公司的责任和温度。

1986年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员工在农村开展保险宣传

1986年保险公司员工在城市街头开展保险宣传

上世纪80年代,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去农村开展农业保险风险查勘

七十载酸甜苦辣,七十载砥砺前行。

  “我最近看到报道说,国内保险业总资产已经超过18万亿元了,这个发展速度是前所未有的。”谈及对未来的行业展望,沈老说,监管部门提出保险要回归本源、要姓保,他非常赞同。“保险的本质,就应该是踏踏实实做好风险保障!”

相关资讯